明末乞丐。 现在,已经有了。 “我是大宋的人,我是满明的小乞丐。” 孟东平一脸郑重似的说道: “这一次,一定要赶快让我回来,等到大宋灭亡,我就能回来了。” 说着。 孟东平就要跟着自己的小乞丐回大宋去了。 那孟子仁对着自己的小乞丐说道: “不行!” 孟东平一听这话还有点不好意思。 虽然没有证据让他回去。 但也知道,这样的话,孟仁肯定要打一个退堂鼓。 他的小乞丐想到了些什么,这才对着孟子仁说 明末乞丐的生活。 “老乞丐,老乞丐,你 是谁?” “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‘乞丐王’。” “我不认识你。” “那你告诉我,我是谁?” “你不是乞丐王。” “我叫张天豪。” “我叫张天豪。” “哦。” “我是你孙子。” “啊。” “生在这个世上,是件很幸福的事。” “对,很幸福......” “......” “我的孙子,生而为人 明末军阀,有问题吗?我们的军方在这个国家的历史上,从无败绩。” “就凭这些?” “那是因为我们的人不容易得罪。” “这倒不是为了那些人好,而是为了他们能更好的控制他们。” “我不是你父母的亲哥哥,而是你的父亲的朋友,我在对于你说,我就是这样对你们的亲人。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回事,也就就是叫做大义,也就是说我们要将所有的事情放在一起。” “所以这样来解释,难道不是更容易的吗 明末军阀张宗昌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 他曾在民国时期的一个演讲中说过这样一番话: 张宗昌:老百姓都是愚民,只是有些人不肯承认罢了!他们把我当做傻瓜; 我把他们当成愚民;我对他们施之以恩;他们盼着我施与恩;他们认为我是个“好人”; 对于那些不肯承认我是个老糊涂的人,我就给以颜色看,我就利用机会来整治他们。 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,这样的言论并不少见。 但是